当前位置:番茄电影 > 新闻资讯 > 明星动态

    陈凯歌涉嫌诽谤拒不道歉,他与邱路光有何恩怨?

    来源:时光网   2019-01-08   0次浏览

    最近“陈凯歌拒不道歉”的新闻登上各大版面。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在《法制日报》还刊登了公告,因陈凯歌拒绝向原告邱路光道歉,法院将判决书的部分内容进行了刊登。很多人都好奇:“这是什么瓜?”“陈凯歌诽谤什么了?”



    最近“陈凯歌拒不道歉”的新闻登上各大版面。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在《法制日报》还刊登了公告,因陈凯歌拒绝向原告邱路光道歉,法院将判决书的部分内容进行了刊登。很多人都好奇:“这是什么瓜?”“陈凯歌诽谤什么了?”



    因著名导演陈凯歌到期不履行判决,今日,北京海淀法院在《法制日报》等媒体刊登公告,公布了陈凯歌涉嫌侵犯名誉权案件判决书的部分内容。2009年,陈凯歌出版了《我的青春回忆录:陈凯歌自传》(以下简称《自传》),该书“不是电影,不是艺术创作,是作者的早年自传,是回忆录”。



    邱路光,邱会作将军长子,1944年生于江西兴国高兴镇长迳村,建国后考入北京工业学院。邱路光毕业后参军入伍,曾在部队中当股长,70年代受父亲影响,在甘肃山丹军马场劳作。1981年转业到北京商学院工作。很有经商头脑的他后来选择下海,如今生活富足,身体状态也很好。被告陈凯歌在《我的青春回忆录》自传体著作中,虽然没有写明真实姓名的情况,但K(原告前妻)的出生时间,结婚过程,名字起源,以及与K的丈夫的毕业院校等具体描述,可以判断K的丈夫就是原告邱路光。



    虽然没有写明真实姓名,但从K的出生时间、结婚过程、名字起源,以及与K的丈夫毕业院校等具体描述,邱路光判断“K的丈夫”指的就是自己。但是“被开除公职”等,邱路光本人并没有那样的经历,导致他被人误解。陈凯歌在书中也承认对于邱路光"我始终没有见过",所以邱路光认为在没有见本人又无从说明信息来源的前提下,不能道听途说主观臆断。因此,邱路光以侵害名誉权起诉陈凯歌,法院也判决陈凯歌登报道歉,但陈凯歌始终拒绝道歉。



    《自传》中提及一个女性K及K的丈夫。原告邱路光认为,K的丈夫就是他本人,《自传》相关内容侵犯了自己的名誉权,故提起诉讼。《自传》中涉及原告邱路光的内容包括:“其人的霸蛮,却有所闻”;“自身是否为人,如何做人,全不重要,本是这类人的可怜处”;“以‘谋刺’和其他罪名被开除党籍、军籍、公职,判刑十一年,流徒青海”。此外,《自传》中还描写了原告邱路光与“女护士”的接触过程等。



    法院认为,陈凯歌在不能证实自己所描述情节真实性的前提下,杜撰的原告邱路光与女护士接触、私逃后又被抓回的经过,甚至被开除党籍军籍和判处刑罚的内容,具有诽谤、贬损原告邱路光人格、披露他人隐私的过错,在一定范围内势必造成原告邱路光社会评价的降低,被告陈凯歌应承担相应的侵犯原告邱路光名誉权的侵权责任。陈凯歌经法院公告传唤未到庭应诉,实际放弃了答辩的权利。



   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审理后判决: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,被告陈凯歌在《法制日报》、《北京晚报》、《作家文摘》向原告邱路光书面赔礼道歉,消除影响,道歉信的具体内容由本院审核。如被告陈凯歌到期不履行,由本院将本判决书主文通过上述媒体发布,相应费用由被告陈凯歌负担。



    原告邱路光与被告陈凯歌名誉权纠纷一案,因陈凯歌拒绝履行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(2014)海民初字第20203号民事判决书第一项“被告陈凯歌在《法制日报》、《北京晚报》、《作家文摘》向原告邱路光书面赔礼道歉,消除影响”的义务,邱路光申请执行,本院现将判决书的部分内容刊登如下:


    根据法律相关条文规定,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审理后判决: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,被告陈凯歌在《法制日报》、《北京晚报》、《作家文摘》向原告邱路光书面赔礼道歉,消除影响,道歉信的具体内容由本院审核。如被告陈凯歌到期不履行,由本院将本判决书主文通过上述媒体发布,相应费用由被告陈凯歌负担。